關於部落格
胡思亂想的Cell line在腦中蔓延
  • 276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Hadrians Wall 羊長城

BBC1四月三十一日將播出『羊長城』歷史回顧,由新堡大學歷史系教授納多博士擔任主持人。以下為節目簡介中譯:

十三世紀初,蘇格蘭始獨立不久,英格蘭軍隊常常進犯蘇英邊界,侵擾邊界城鎮,但戰事規模並不大,僅屬騷擾性質。然英格蘭當時的軍機大臣皮爾斯·克洛普· G·威廉斯二世有感於軍費負擔越加沈重,軍事行動恐成為國家陳痾,於是素有英格蘭『戰爭之神』的皮爾斯考量了邊界民情與實務作戰策略後,發動了英國史上著名的『羊海戰爭』,果然收其奇效。

移民是第一步。蘇英邊界多為牧民所居,皮爾斯強迫境內兩萬戶牧家移居邊界,據史料指出此兩萬戶居民所飼養的綿羊高達九百萬頭,其次英格蘭半強迫牧民放任其飼養的綿羊越界吃草,當然這引起蘇格蘭境內居民很大的困擾,因為在短短一年內邊界一千九百英畝的的綠草地被英格蘭羊肆虐成為一片荒蕪,私有農地亦常 遭到羊群闖入破壞,這對當時以畜牧和農業為主的蘇格蘭造成了實質經濟上的破壞,據估計,當時國家年度收入九十萬餘先令的蘇格蘭,因為『羊海攻勢』所造成的牧草地消失、農作損失與羊製品產量銳減等損失,總計近八千先令。

也因為蘇、英兩國是敵對國,關係緊張,這種經濟糾紛很難以官司解決,英格蘭近乎無賴的要求邊界居民不得侵佔英格蘭羊隻(有烙印為標),雖然蘇格蘭王曾嘗試以外交解決,但英格蘭態度傲慢:『不想打仗這種小事就不用計較。』另一方面,蘇格蘭黑面羊因白臉英格蘭羊進入生活圈,進而產生感情與種族等複雜問題,嚴重影響了母羊的生產率。甚至許多雜交後黑白交錯的小羊,無法見容於雙方羊群,遭到羊群放逐,任其在野外凍斃。。

問題在兩年後終於出現轉機:蘇格蘭邊界城市的有識之士群議,由貴族哈德良爵士出資,蘇格蘭派兵保護建築工人,前後花了十年,在蘇、英邊界築起了一道長達一百二十公里的石牆,史稱『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 ),當地土人戲稱為『羊長城』(Sheep Wall)。城牆每5英里有一堡壘,以容斥候兵觀測敵情。這座長城在軍事上極具防禦效果,因為其後二十五年蘇英未再有大規模戰爭,此城牆居功厥偉。更甚,羊群侵入國界受到阻擋,以前種種既往不咎,唯來不及回到英格蘭土地上的羊就地沒收分送邊界居民,因此結束了蘇英史上長達十年,未損一兵一卒的『羊海之戰』。如今該城牆僅餘三百六十三公尺遺跡供人憑弔,而邊界附近常見黑白相間的綿羊,經過數百年後早已融入當地羊群社會,然其亦黑亦白的膚色,也代代流傳,作為歷史最佳的見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