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思亂想的Cell line在腦中蔓延
  • 27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臨兵洞洞柺(一、序曲)

        這張殺人犯的照片是我在千禧年被捕時所拍的,那時我是自願投案,所以法院判我兩年徒刑而已。我還記得我投案的前一天晚上,在女朋友宿舍門口與她道別,她不爭氣的眼淚終於在我跨上機車時留下,我摸摸他的頭笑著:『不要難過啦,你可以去看我阿......』,其實我的心情也是很沈重的,不知道在裡面會遇到什麼人什麼事,遇到了,就是命吧!

        隔天一早,依照法院指示:所有投案的人犯通通到松山火車站集合,車站廣場已擠滿了送別的家長女友和跟我一樣結屎臉的小伙子,賣早餐的小販因為突來的人潮忙得喜孜孜,但我沒心情吃,那八月的太陽太烈,曬的我浮躁反胃。我與一干小伙子在臨時製成寫上『大安區』、『信義區』等以行政區域劃分人犯的木牌前,有秩序的排隊,不快與不安寫在每個人的臉上,或有親屬情人哭泣送別的場面,大部分人也只靜靜的撇一眼,然後別過頭去故作無視。

        這一隊人犯就是我的同梯,我此時陌生但將來親如兄弟的同梯:陸軍一八五八梯,照後來新訓中心班長所送的稱號,我們就是當時全國最菜的鳥,全國最爛的兵。這個故事的開場可以這麼說:么八五八來了,我們來保衛國家了!

(註:軍中數字的正確念法:一讀么、二讀兩、三讀三、四讀四、五讀五、六讀六、七讀柺、八讀八、九讀勾、零讀洞,舉例說明:2100念法為兩么洞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