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思亂想的Cell line在腦中蔓延
  • 276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幸福進行曲

幸福進行曲
 

(1)政治冷感


(電話中)

阿理:老弟,你會不會回家投票?

阿義:回去投票幹嘛?還不是一樣爛,每天藍綠口水,沒有政見內容?

阿理:誰說沒內容?兩邊都有提出政策你自己不看的。

阿義:管他,反正我不會投就是了。

阿理:那你給我一分鐘我分析兩邊政見給你聽。

阿義:好啦好啦!真煩快說!

阿理:謝長廷的幸福經濟就是不盲目追求GDP,而以零失業為終極目標,藉活化中小企業來達成增加內需、增加工作機會。

阿義:那馬英九呢?

阿理:馬英九的兩岸共同市場,藉著降低人力成本以追求大企業獲利的極大化。

阿義:你看,沒多大差別!

阿理:差多了,幸福經濟的精神在照顧勞工,兩岸共同市場的核心在照顧老闆。 你不去投票表達立場,別人就會幫你決定台灣的經濟政策到底是要照顧勞工還是照顧老闆。

阿義:.......................................................

阿理:你不是說你們老闆最會ㄠ工讀生嗎?我跟你保證你們公司老闆一定會去投票,你猜猜看,你老闆會投給誰?


阿義:........................................................


 

 

 

 

 

 

(2)台清交

 
(電話中)


阿理:老弟阿,碩士班考試有沒有把握阿?

阿義:我們學校OK啦!我專題老師已經叫我留下來了,但是我還是繼續準備台大和陽明的筆試。這樣以後搬回家住比較省......

阿理:你長大了!會幫家裡想了。


阿義:沒辦法!想到都大學畢業都還要跟家裡拿錢有點丟臉,前陣子我看報紙說大學畢業生有十萬人找不到工作,時機歹歹!

阿理:要是馬英九當選你就不用繼續念研究所了......

阿義:你是說馬英九當選大家都找的到工作了?


阿理:不!剛好相反! 馬英九要承認大陸學歷,讓大陸的大學畢業生也能夠來台灣工作。

阿義:那有差嗎?

阿理:當然有差阿,大陸每年有三百萬大學畢業生,台灣只有不到三十萬,你要三萬台幣薪水,人家重點大學畢業生只要一萬五

阿義:可是我有台清交成的畢業證書耶!

阿理:老弟,三萬元台幣可以請兩個北大清華畢業生耶!

阿義:.....................................................................

阿理:所以啦!馬英九當選你有台清交、有碩博士都沒用,等著被大陸同胞掩沒吧!


阿義:......台灣的老闆應該不會用大陸畢業生吧......

阿理:老弟你少呆了!承認大陸學歷不就是鼓勵台灣老闆用這些價廉物美的人才嗎?

阿義:.....................................................................

 

 

 

 

 

 

(3)大陸學歷

 

(電話中)

阿義:ㄟ老哥我告訴你喔!

阿理:幹嘛?

阿義:今天我高中學長打電話給我,他跟我說他們醫學系學生很多都不爽馬英九耶!

阿理:真的嗎?為什麼?

阿義:他說現在的醫生雖然不像以前這麼風光,但是菜鳥醫生六、七萬薪水在台灣的社會還是不錯的。 馬英九開放大陸學歷會嚴重擠壓到醫護人員的工作權,其實他的目的是為了一萬名在大陸留學的台灣學生和他們家人、親戚的選票。

阿理: 這一萬名台灣學生本來就是台灣人,有沒有三通他們都可以回來工作。

阿義:沒錯!我學長還說去大陸留學的大部分都是念醫學和中醫相關科系的......

阿理:哇!那馬英九當選你就可以去給台灣籍中國醫師看病了!


阿義:幹! 看完病我身上的器官不知道還在不在?

阿理:你學長漏了一樣,大陸醫師一個月薪水只要兩萬元新台幣,護士、推拿師、放射治療師不用說更便宜。

阿義: 大陸護士我看來台灣陪酒賺得還比較多!

阿理:你A片看太多了吧!說真的你一定要回來投票!

阿義:好啦很煩ㄟ一直催,我今天和學長聊完就決定投謝長廷了。

阿理:幹你哥講那麼多你都不聽!學長一講你就聽!了然喔!

 

(4)不要談政治


(
小安剛剛開大門進來,阿義正在上網)

『哈囉老公!』小安高興的說『有沒有想我?』


『當然有阿,我剛剛一直打你手機你都沒接,你不是說快到車站要Call我去載你嗎?』阿義放下滑鼠走向小安

『對不起啦!今天我爸來新竹辦事,就順便載我來了。』小安舉起手上的袋子『你看!我媽一直叫我要帶這盒蛋捲給你吃,真偏心!』

『哇太棒了!我明天一定會打電話謝謝伯母!』阿義接過袋子拿進廚房

『我不在你都在幹嘛?』小安湊到電腦前『有沒有偷看不該看的?』

『沒有啦!』阿義動了動滑鼠將網頁拉動一下『你看,我都在研究兩位總統候選人的政見呢!』

小安皺著眉頭說『每天藍綠惡鬥有什麼好看的?現在這麼老百姓都快要餓死了,政客只會顧自己的利益!』

『所以才要選一個對的人來改善我們生活阿!』阿義接著道『我正在看馬英九的政策,我哥說馬英九的兩岸共同市場,會給台灣帶來災難

『才怪!現在大陸經濟這麼好,台灣還要靠他們賺錢勒!』小安不以為然

『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阿義轉頭過來對小安說『像你不是想去考空姐嗎? 大陸的航空公司有燃油補助,大陸的空姐的月薪更只要兩三千塊人民幣,兩岸全面直航後,不公平的競爭只會加速台灣航空業的萎縮。

『你們學理工的都不懂經濟學啦!就是要打破國界、貨幣以及關稅種種屏障,才能讓貨暢其流,活絡經濟 阿!』小安提高了音量說『你看歐盟整合後經濟突飛猛進耶!』

『拜託!那是要建立在公平與對等的基礎才成立的!歐盟國家又沒有拿著飛彈對著鄰國。』阿義也不甘示弱『兩岸之間根本沒有公平競爭!三通後大陸對台灣輸出的只有廉價貨物與人力,台灣往大陸流出的就是資金與技術。

『反正不當空姐大不了我回去當國小英文老師,大陸人總沒辦法來教台灣學生吧!』小安走進廚房開冰箱

兩岸共同市場的負面衝擊是全面的,你躲的過直接效應躲不過間接效應的!』阿義也提高了音量

『誰說我在躲?』小安滿臉不高興的站在廚房門口說『你......你已經被你哥洗惱了啦!』

『話不能這麼說......』阿義還想解釋

『我對政治沒興趣啦!不要再跟我說這些!』小安從廚房出來時,手上多了盒蛋捲『還有,不准你吃蛋捲!』小安進房間,關門!

『小安!......................』阿義知道他說錯話了


 

 

 

 

 

 

(5)理性與感性

 
(電話中)

阿義:喂!老哥!你害死我了啦!

阿理:我害你什麼?死大學生?

阿義:我把你說的那套『兩岸共同市場害慘勞工』 的理論跟小安說,結果他從昨天到現在都不跟我說話!

阿理:誰是小安阿?上次來家裡那個蠻漂亮的女生嗎?

阿義:廢話!還有哪一個?

阿理:你們因為選舉吵架喔!

阿義:對啦!都你害的!本來我就不想管政治的!

阿理:你有沒有比較謝長廷在高雄與馬英九在台北的執行力?我記得小安有說他是台北人嘛!現在台北是亂七八糟,高雄卻煥然一新 呢!

阿義:幹我哪有機會講阿!我才剛提到兩岸三通害死勞工,她就莫名其妙發脾氣了!老哥我跟你說,小安他爸是政大經濟教授,他媽是領十八趴的退休老師,要我說服他們家投票給謝長廷,還不如直接分手比較快!

阿理:那你就趕快分阿還等什麼?

阿義:拜託!你沒聽過愛情的力量會勝過一切嗎?

阿理:好啦說正經的,你真的愛她嗎?

阿義:廢話!不愛會在一起三年喔!我們已經計畫好了,她要先考空姐,我不是回台北就是留在新竹念研究所,不過我猜她最後還是會去當實習老師,因為我覺得空姐聚少離多誘惑又多,小安跟我都不太放心。到時候我確定在哪裡念,她說她會跟著我到台北或新竹找學校。

阿理:聽起來你們感情蠻穩定的嘛!嗯......好吧!那這個週末你有沒有空?

阿義:有阿,可是我不會回家,我要陪小安,不好好安撫她我就麻煩大了。

阿理:我看這個週末你就帶小安去高雄玩兩天吧!我出你們兩個的高鐵自由席來回車票和飯店錢!記住一定要去愛河邊走一走,喝杯咖啡。你去看看人家高雄是怎麼將市容變美,愛河變清的

阿義:真的?你說話算話喔!

阿理:我幾時騙過你?你再仔細觀察高雄人,他們對自己生活的都市充滿自信,在台北你每天聽到的都是抱怨

阿義: ㄟ真的耶,我們班從高雄來的同學都對高雄感到很驕傲耶!

阿理:這就對了,當有理說不清時,就讓她實際感受吧!

阿義:謝啦!老哥!

阿理:還有老弟......

阿義:幹嘛?


阿理:記得帶保險套,這部分的錢你自己出。

阿義:幹老哥你不要回家亂說喔!


(6)高鐵驚豔


(早晨9:25,南下的高鐵第十二號車廂)

『阿義,剛剛你有沒有拍到車頭?』小安問

『我看一下...』阿義打開數位相機『...有阿,你看!』

『這張不錯,很有日本新幹線的味道。』小安指著LCD上的照片說

高鐵本來就是使用日本新幹線的系統阿,所以日本人才叫他『台灣新幹線』。不過我們的高鐵車站應該比新幹線車站美多了吧! 』阿義一臉自豪道

『你看這張從外面照的,很有現代藝術的感覺呢!』小安手指著另一張照片

『對阿!高鐵站真漂亮!』阿義把座椅放下又扶正又放下『你看你看,這椅子還可以躺下來耶!』

『你很俗ㄟ!不要玩啦人家都在看!』小安打了一下阿義的頭

『這個位子真是又大又舒服,比飛機還要讚!』阿義超興奮

『對阿你看!』小安把座位前的小餐桌放下『真的跟坐飛機一樣耶!』

『阿我都忘了...』阿義從地上拿起放早餐的塑膠袋,放在餐盤上『我們還沒吃早餐呢!我們有熱豆漿、蛋餅和飯團......』阿義拿出早餐放在小餐桌上

『你豆漿最好扶著,免得打翻......』小安很擔心

『怎麼可能!』阿義自信滿滿的說『你看現在車速都已經200多公里了,車廂還是這麼平穩,馬英九以前還說高鐵是廢鐵 ......

『又來了!』小安給阿義一個白眼

Sorry,今天不談政治...』阿義說『不過高鐵的品質還真不賴,又快又穩又舒服!咦?這是什麼?』

阿義從座位前拿出Menu『哇!還可以點餐耶!』

『真的嗎借我看!』小安把Menu搶去『....有綜合壽司、總匯三明治、沙拉,哇看起來都好好吃喔!』

阿義問『你想吃嗎?我去買......

『不用了啦!我們不是已經買了早餐了嗎?』小安回答

『對喔!』阿義摸了摸肚子說『我都忘了還要留點肚子去高雄吃好料的。ㄟ?你有沒有感覺車子已經在減速了?』

.......好像有ㄟ!你看!』小安手指前面的螢幕『現在的速度只有128公里......

廣播傳來『各位親愛的旅客,本列車即將抵達台中站......

『哇靠!怎麼那麼快阿!屁股都還沒坐熱耶!』阿義不禁讚嘆

『現在幾點阿?』小安看了一眼手錶『車子才開23分鐘而已耶!真厲害!』

『ㄟ小安!』阿義向小安使了一個賊賊的眼神『我們下去拍幾張照片好不好?』

『這樣好嗎?萬一等一下車開走怎麼辦?』小安有些擔心的問

『安啦!我們只要在月台上拍幾張就好啦!你看!』阿義手指窗外台中站的一角『這個車站的風格好像又不一樣......

『真的耶!』小安也有了興趣『那我們就趕快拍一拍再上來!』

OK!包包我背,相機你拿!』阿義牽著小安起身『GO!』

兩個興奮的年輕人走向車門口,準備探索另一個美麗的高鐵站

 

(7)二二八特別版~高鐵,載著幸福前進


(
南下的高鐵第十二號車廂,過了台中,天寬地闊)

『好險!差一點趕不上火車,還被站務人員嗶嗶嗶!』阿義興奮的說


『真受不了你,這麼愛拍......』小安笑的很開心

『第一次作高鐵嘛!』阿義拿起相機假裝要拍『當然要留下你可愛的倩影阿!』

No sweet,先吃早餐啦!』小安將豆漿遞給阿義

阿義喝了一口豆漿『哇塞!都快到嘉義了!這豆漿居然還是熱的耶!』

小安也接過同一杯豆漿喝一口『真的耶!在這麼冷的天氣喝到溫熱的豆漿,真讓人有幸福的感覺。』

『對阿!』阿義說『幸福其實很簡單,一杯熱豆漿、一抹微笑或一個擁抱,都可以讓我們得到最純粹的幸福感。

『可惜現在的人心太過不安,現實社會很難讓人感受到幸福......』小安的眼神飄向窗外

『有時後這種幸福感是相對的,你要比錢比車比房子,永遠有人比你更好,這種由慾望和比較得到的幸福感永遠沒有滿足的一天 。』阿義將飯團放到小安的手心裡

小安微微的搖搖頭『可是當台灣大學畢業生只能賺三萬元,而南韓大學生畢業可以賺六萬的時候,在什麼都漲只有薪水不漲的時代,大家見到別人變更有錢而自己變窮,那種相對剝奪感,就會讓只賺三萬塊的人感到活不下去呀!』

『這一點我部分同意。』阿義夾了一塊蛋餅放在嘴裡『不過,我可以舉我哥的例子給你聽...

『嗯...』小安也拿起飯團咬了一小口

『台灣基本工資是一萬七,我哥在英國留拿學校的獎學金,也就是拿他們的基本工資。你猜他拿多少?』阿義說到了數字,頭腦就清晰了起來

『多少?』小安也蠻有興趣的

『每個月大約六萬八千元萬元新台幣。』阿義加重了語氣『這不是大學畢業的薪資喔!這是英國的最低基本工資喔!』

『哇!那簡直跟台灣的助理教授一樣高嘛!』小安用羨慕的語氣說『英國的經濟真好真有錢!』

『我還沒講完呢!』阿義接著說『我哥和我嫂嫂一起住在一間極簡陋的公寓,每月房租加水電費就超過台幣四萬元,英國坐公車一趟要台幣65元,一天來回就要 130,為了省錢,他每天要走兩公里的路到學校的實驗室。當然,每日三餐都要自己煮比較省,因為英國的物價一般來說是台灣的將近三倍......

『我還以為他在英國過得很好呢!』小安抿著嘴說『上禮拜去你家吃飯都聽他一直說很多留學趣事。』

『這次他回來我們有比較多時間聊天,我也比較有機會瞭解他的生活。』阿義把蛋餅移到小安面前

『他一定吃的不好,難怪這麼瘦......』小安把剩下三分之二的飯團交給阿義

『大家只會羨慕他每個月領68000,卻沒有想到六萬八在高物價、高房價之下,只能維持最基本的生活。』阿義正色道『像南韓大學畢業生的薪水,根本只是媒體灌輸給我們的錯誤價值。台灣媒體只報導片面的、有利於特定政治意圖的破碎訊息。

『所以南韓的情況跟英國雷同囉?』小安有點疑惑

『相似的很呢!』阿義說『我哥跟我說,前陣子美國次級房貸風暴和英國本土的房貸危機,搞的英國金融秩序大亂,景氣非常不好,且英國第五大銀行被次貸掃到幾乎要倒閉,英國政府已經灑了新台幣3.5兆去救北岩銀行,仍然救不起來,這些錢現在是全民買單...

阿義喝了一口豆漿繼續道『至於南韓,我告訴你,南韓比英國更糟! 南韓用個人信用擴張撐起內需景氣,用韓幣升值美化整體GDP,這種經濟泡沫遲早會破滅! 而台灣媒體把韓國當成寶,天天拿南韓經驗教訓台灣

『我能理解媒體有立場』小安還是有疑惑『可是台灣老百姓生活辛苦的感覺是真實的阿?』

『但是沒有像國民黨說的民生凋弊、民不聊生吧!』阿義搖了搖頭說『我哥還沒出國碩士剛畢業時,起薪是三萬四,一年後就加到四萬了,他說他們大學班上同學現在根本沒有人失業、更沒有人拿四萬元以下的薪水,他常感慨為什麼很多同學都在叫窮?』

『四萬現在在台灣也很難生活阿!』小安不死心的追問

阿義有感而發的說『憑良心說,我現在每個月打工一萬,再加上家裡給我五千,已經能在新竹過很爽的生活了,我不過就租房子騎車吃便當而已,接個網路什麼 MP3和電影都看免錢的,每個月還可以存一、兩千呢!』阿義接著說『也許我是男生不用常買衣服,但是我們兩個都還沒出社會,也還沒賺錢養家,怎麼有資格說四萬很難生活?再說,要賺多少錢才能買到幸福呢?

小安兩手一攤,聳聳肩

阿義從口袋裡拿出面紙『我哥跟我說他平均每兩個月才會出去外面吃一次飯,因為外面很普通的餐廳一餐都要台幣600以上,單以物質條件來說,我在台灣的一萬五比我哥在英國的六萬八過的要爽太多了!』阿義遞了一張面紙給小安

『原來出國唸書那麼辛苦......』小安又問『那他們為什麼要出國?』

『因為我哥說: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就是幸福。 阿義緩緩的說『我覺得我哥和我嫂兩個人在異鄉一起唸書一起苦,那種幸福感是千金萬金都買不到的。』

『所以......』小安微笑的凝視著阿義的眼睛『 幸福不在於你賺多少錢 .........

『嗯!』阿義把左手放在小安的右手上,輕輕握住而是在於你的心靈是否滿足 。』

小安閉上眼睛,將頭靠在阿義溫暖的肩膀上..................


(相關連結)

(8)Away from Taipei


(高雄旗津,天后宮廟埕的屋簷下,小安坐在階前用小筆記本速寫)

南部的冬陽好暖,好舒服!

早上我還罵阿義太晚起床,沒想到高鐵一個半小時就到高雄了,他在車上興奮的到處照相,連廁所也要照,真像個小孩子。阿義上網查了很多資料,我們連行程都還沒討論完就已經到高雄了,阿義拉著我跳上免費的接駁車,直達西子灣。

印象中上次來高雄應該是九歲吧,全家一起來的,也是到西子灣。但是我幾乎沒什麼印象了,只記得太陽好烈、海水好涼!後來爸媽之間出問題後,我們幾乎沒有全家一起出遊過。看到海我就開心,天空好寬好藍,冬天的沙灘上阿義牽著我跑了起來,跌倒了也開心!我們登上了打狗英國領事館,眺望整個西子灣,遠處有船在海上,迎面吹來的風有海的味道。本想在領事館喝杯咖啡的,但人太多只好作罷。

午餐我們隨便走進一家人很多的店,叫做『阿珠海產店』,一道海鮮100真便宜,我們點了三杯小捲、海瓜子和薑母鴨,真是超好吃的!因為不想浪費所以吃光光,結果現在撐得半死!早知道不要叫白飯,只吃菜就好了。(~可是要配飯才好吃阿!真讓人為難!)

鼓山到旗津的渡輪旗津一號居然只要十元,比台北市公車還便宜!平穩又便利,大約十分鐘就到旗津了。現在阿義去租協力車,他自己臭屁說已經有印旗津的地圖了,絕對不會迷路,沒想到去了超過十分鐘還不回 來,害我在這裡等!不過,坐在天后宮前,有一種身處異置空間的感受,三百年的古廟,矮矮的純樸街道,兩個老人在同看起來像遊客的年輕人講他們高雄第一的媽祖史績,這高雄的氛圍並非我所熟悉的氣味,但她卻又這麼親切、這麼真實。

台北人穿著西裝、頸掛狗牌,穿梭在水泥叢林裡,每個人的神色彷彿都顯露著焦躁,我不知道

...................................................................................................


『小安!我回來了!』阿義從自行車上帥氣的跳下來,手上多了一個紙袋

『你怎麼去這麼久!不是很近嗎?』小安合上筆記本,假裝嘟著嘴裝生氣

『對不起啦,我剛剛騎車繞了一下,結果看到好多人聚在一家小攤前,就不小心跟著排隊,最後買了兩個蕃薯椪啦!』阿義舉起手上的紙袋『我們趁熱吃完再去看旗津燈塔和風車公園吧!』

『剛剛已經吃那麼撐了還買,浪費錢!』小安將筆記本收進包包

『這一個才7元耶!而且你看......』阿義把數位相機拿出來,秀出剛剛拍的照片『他的招牌上還大大的寫著 小心,很燙!超可愛的!』

『真的耶好好玩!帶我去看那個招牌!』小安接過了紙袋『那我們吃完就上路喔!』

OK!』阿義拿起了相機對著小安『先照一張,來!小安吃蕃薯椪!』

『耶!』小安一手拿著蕃薯椪,另一手比著V字,對著相機和阿義笑了開來...................

 


(9)我是客家人

(旗津,昇騰車行)
 

『阿伯!溫來還車』阿義和小安牽著車進到車行

『好,鑰匙放桌上就就好了』車行老闆揚起手示意阿義辦公桌的位置後,繼續蹲下來給一台腳踏車上黑油

『歹勢阿伯阿,溫ㄟ當幫你跟腳踏車拍一張相片未?』阿義用生硬的台語問老闆

『賣啦!腳踏車有什麼好拍的』老闆靦腆的笑了笑,繼續手上的工作『我身體甲手很骯髒呢!賣拍啦!』
 

『沒關係啦!』小安走到老闆身邊,也用台語說『阿伯來啦!我很想要和你拍一張照片,一張就好好否?』

『好啦好啦!』老闆從地上拿了條抹布起身,使勁的擦手『要在哪?外頭還是這裡?』

『這裡就好,來,一、二、三!』阿義舉起相機,嘴裡喃喃自語『旗津阿伯、小安和腳踏車』

『好了!阿伯多謝!』阿義拍完了向老闆道謝

『阿伯謝謝!』小安也向老闆揮揮手
 

『好好~有閒在閣來旗津玩阿!』老闆也向兩人揮揮手
 

『阿伯再見!』小安和阿義一起回頭,向老闆揮了揮手

兩人出了車行,往碼頭的方向漫步閒走

『我都不知道你也會講台語耶!而且發音還比我好。』阿義好像第一次聽到小安講台語『你們英語系也教台語嗎?』

『誰像你講的那麼爛!』小安故意用台語說『我還會用台語教英語呢!』

『ㄟ!我是客家人ㄟ!』阿義試圖辯駁『客家人講怪腔怪調的台語有什麼不對?這就是我們的特色!』

『對對對!這就是特色!』小安趁勝追擊『那你露兩手客家話來瞧瞧?』

『客家話?我還會唱客家歌勒!』阿義理直氣壯的用不標準的客語唱了起來『唐山過台灣,沒半點錢,剎猛打拼耕山耕田......

『拜託每次都這一首!也不Update一下?』小安已經完全勝利了『我的客家話搞不好還比你好勒!』

『這又不是我的錯?』阿義輸了,但氣勢仍不減『現在小朋友在小學都可以學本土語言,我們以前小學哪有教阿?』

『以前是以前,都過去了』小安不以為然『現在是現在,現在小學都有在教母語不是嗎?』

『你看到了選舉,每個候選人都變成台灣人客家人,台語客語甚至原住民語都惡補得嚇嚇叫。』阿義滔滔不絕的說『可是我不會講,我連我爸媽的語言都不會講,我們是失落的一代,失去了語言,也就失去了文化的根......

『這是歷史與大環境造成的既成事實,你也無法改變』小安說

『怎麼會沒有辦法?』阿義提高了音量『至少我肯學阿,如果清大有開課教客家話,我一定衝第一個去選課。』

『以前的教育不教我們,是錯誤!』阿義每次談到了客家人,就會義憤填膺『現在的教育教小朋友講母語、認識台灣的歷史地理與人文,卻因為無助於將來升學,就被家長和學校刻意忽略,甚至被污名為去中國化,這是什麼道理?』

小安知道每次觸到了阿義的客家人神經,就會這樣

『好啦好啦!乖!』小安拍拍阿義的頭,像哄小孩般的說『我代替你的小學老師向你道歉好不好?不要生氣啦!』

 ...........』阿義深呼吸,平息了下來『..............Sorry, Ann,我太激動了……

No, it's not your fault.....』小安輕輕的說『It's not your fault.

 

(相關連結~Say it to me now)


(10) Sinking boat

(旗鼓二號往鼓山,小安和阿義在船頭看海)

 

『船開了!我們進去吧!』小安拉拉阿義的衣角『有點涼。』

『嗯!風浪好像變大了』阿義看看天,和小安一起走進船艙『會不會冷?』

『不會!』小安找到個空位坐下後,輕拉阿義的背包帶『包包我拿。』

『怎麼突然暗了下來?船也晃的好厲害...』阿義把背包交給小安說『該不會要下雨了吧!安,我們有沒有帶雨…』

Take this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 We've still got time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d a choice You've made it now~』小安的包包裡響起愛爾蘭歌手Glen Hansard的歌聲,小安趕忙找出手機接聽

Hello? 我是小安!』

『小安阿!我爸爸啦!你在新竹嗎?』對方說

『爸!』小安向阿義讀了個我爸的唇語『我在高雄,什麼事嗎?』

『上次在車上跟你說的事情你決定了沒?』對方說『我要趕快安排了!沒時間了!』

『爸!我不是跟你說了我對政治沒興趣嗎?』小安刻意壓低聲音說『再說我也沒有時間回台北……

『小安,你知道爸爸壓力很大嗎?爸爸告訴你,最近媒體的民調都是策略運用,其實我們內部民調已經縮小到八個百分點了』對方滔滔不絕的說『最近六週我們預估青年選票已經被挖走十七趴,你們年輕人再不參與我們就真的要被逆轉了!』

『嗯!』小安偷偷望了阿義一眼,發現他正在脫外套

『小安!這是爸爸的最後一戰了!你當過社長、編過校刊、又跟樂青熟,還有你男朋友在學校不是也很活躍嗎?』對方說『我們的青年軍在論述能力上根本打不過人家逆轉本部,爸爸錢和辦公室都找好了,就缺你們熱情的大學生,只要你點頭爸爸也可以跟你們系上談讓你請假。』

『爸!對不起!』小安有點不滿『我真的不行!』

風越來越大,阿義把他的灰藍色的外套披在小安身上,這件North Face是他大一生日時小安送他的禮物,那是他們一起過的第一個生日

『就當爸求你吧!小安!你還記得你十二歲那年你求爸爸不要跟媽媽離婚嗎?』對方有點感嘆的說『爸爸答應了你,也信守承諾至今。現在爸爸求你,就剩這十幾天了,你難道希望看到爸爸失敗嗎?』

『爸!』小安小聲的說『再讓我考慮幾天好不好?』

小安看到阿義拿著相機把玩,在看之前拍的照片

『拜託你了!小安!』對方說『還有你男朋友,那個叫謝什麼的,叫他一起來,你跟他說爸爸會找時間請他吃飯!』

……………』小安默默不語

『明天我再打電話給你!』對方說『唉!爸爸快六十歲了,你弟才大一什麼都不懂,現在只有你能幫忙爸爸!』

『謝文義』小安突然說

『什麼?』對方問

『我男朋友叫謝文義』小安說

『叫謝文義嗎?』對方說『那記得帶他一起來幫忙,那爸爸去忙囉!bye!』

小安合上手機,正好看到站在船弦邊拍照的阿義,連打兩個噴嚏。


 (請進來聽聽本劇的主題曲,Falling slowly)


(11) 蕃茄切盤

(鼓山渡輪站,旅人忙著上船與下船。各自,有各自的方向)

 

『你爸?』阿義問,順手接回小安遞過來的背包和外套

『嗯!』小安無精打采地答『沒什麼事。』

『喔!你會累嗎?』阿義看了看小安『還是會餓?網路上說這裡有一家海之冰很有名……』

『我不餓。』小安看起來無精打采『我們走走吧!』

『好阿!那我們往愛河的方向走』阿義不放心的問『你如果會累要告訴我喔!』

『嗯!』小安說『已經有點涼了,你快把外套穿上吧!』

『我都忘了現在還是二月了。』阿義把外套穿上『穿上你送我的外套,在大的風都擋的住!』

『就只會甜言蜜語。』小安笑了笑『也從來沒看你……』

Take this sinking boat……』手機鈴聲又響起,小安不滿的吹了一口大氣,從包包裡拿出手機先看了一下來電號碼,然後對阿義說『我媽。』

Hello,媽!有事嗎?』小安打開手機,邊走邊聽

『小安阿!』對方說『你爸剛剛打電話給我叫我跟你說,禮拜一晚上回家吃飯!』

『媽!不行啦!』小安看看阿義,揮揮手示意他先自己逛逛『我明天才從高雄回新竹,再說我星期一早上有課,太趕了啦!』

『小安!禮拜一就早點回來阿?』對方說『你爸好不容易有空在家吃飯……』

『媽!』小安打斷對方的話『爸本來就不住在家裡,你不要什麼事都遷就他!』

『不要這麼說,小安!』對方語氣堅定的說『他是你爸爸!』

『還有,叫阿義也一起來。』對方接著說『你爸想看看他』

『不用了啦!上次我們有在清大碰過一次面』小安抬頭尋找阿義,發現他正在拍一個放在街頭的裝置藝術『再說他星期一早上還要打工。』

『可是你爸還沒有機會好好認識阿義阿?』對方說『打工請假就好了,阿義在不在旁邊,你電話拿給他我跟他說!』

『……他不在!』小安十分不高興的說『爸的目的根本不是跟我們聚一聚,他剛剛有打電話給我,叫我要去競選總部幫忙,我和阿義是不會去的!』

『小安!你爸已經快六十歲了,身體也不好』對方幾近懇求『你就幫幫他嘛!』

『算媽媽拜託你好了,禮拜一?』對方幾近懇求『禮拜一晚上帶阿義回家吃飯好不好?』

『……』小安沒有辦法了『我再看看啦……』

『一定要回來喔!媽媽明天會打豆漿,新鮮的喔!就等你回來喝。』對方鬆了口氣『還有,媽媽會去買蛋捲給阿義吃。』

『再說啦!』小安邊說邊走,看見阿義走了回來『我要去忙了,媽!bye!』

『小安一定要回來喔!byebye』對方掛了電話

『那裡有好漂亮的咖啡廳耶!』阿義興奮的走過來『要不要喝杯咖啡?』

『好阿,我們走到哪了?』小安隨口問問『已經不是海邊了嗎?』

『我們是往愛河的方向走,我看看……』阿義看著路邊的門牌『七賢三路……』

『應該沒錯吧!咦?』阿義又有新發現,他手指向一個大招牌,上面有個老奶奶『阿婆仔冰,這一家網路上很多人推薦喔!』

『那我們去坐一下吧!』小安也有點累了

『嗯!』阿義牽著小安的手走向冰店

(冰店外,兩人坐著考慮吃什麼)

『阿婆冰、招牌水果冰……紅茶豆漿?這是什麼?』阿義覺得好奇怪『你要不要喝喝看?』

『現在有點冷了,不要吃冰的啦!』小安看了看店門口藍色的招牌和招牌下的冰品照片『吃水果好了!』

『那我去點囉!』阿義起身『你先坐一下』

『嗯!』小安漫不經心的望著十字路口的人與車,往大公路的、往七賢路的、往大仁路的,往不知道哪條路的.................

『你在想什麼?』阿義打斷小安的心緒『水果來了。蕃茄切盤!』

『蕃茄切盤?這是什麼?』小安望著盤中的蕃茄問『不就是蕃茄嗎?』

『這可有學問的!』阿義好像很懂的樣子說『這道可是南部特產呢!他的秘方在於醬汁喔!』

『你看!』阿義將叉子放在乘醬汁的小碗裡筆畫著『這裡面有醬油、甘草、白糖和薑茉,配上酸酸的蕃茄,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味道了!』

『真的嗎?』小安問『說的好像你吃過一樣。』

『那是網路寫的啦!』阿義拿了一塊蕃茄將醬料絆勻,然後一口吃下假裝陶醉樣『嗯~好好吃喔!快吃阿小安!』

阿義把盤子推到小安面前,小安也取了一塊蕃茄,沾了醬汁放在口中咀嚼,為了怕滴下醬汁弄髒桌面,小安以口就盤

『怎麼樣?』阿義邊嚼邊說『很特別吧!酸甜辣鹹全部都在口中同時化開,如果再滴上一點苦味,就是名副其實的是五味雜陳了。』

阿義的話才剛說完,小安的雙眼立即湧出兩行清淚,劃過臉頰,不偏不倚地滴在蕃茄切盤上。


 (相關連結~What is love?)

 

(12) 你沒有顏色

(七賢三路,阿婆仔冰店外)

 

『小安你怎麼了!』阿義嚇了一大跳,看到小安淚如湧泉的樣子,阿義馬上起身站到小安身邊,輕拍著他的背說『怎麼好好的突然哭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