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思亂想的Cell line在腦中蔓延
  • 276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經點賽最新消息~[ 霹靂棒球 ] 林 爸 十 二 恨

被日本樂天選中,即將成為台灣新一代旅日投手的林爸,在經典賽中,對上了日本隊。

林爸輕抹滑石粉,精神集中,緩緩地邁出腳步,

「一恨兩年空白,二恨操我太兇,三恨隊友熄火....」

這時平常不看棒球的板友發現有個帥哥站在投手丘上,

急忙詢問PTT板友,問道:「什麼人!!」

可憐的板友因為只PO了這三個字,就被眾板友噓爆了文章。

「四恨身價不符,五恨棒協無能,六恨領隊囂張,七恨媒體低能...」

隨著詩號一一道出,帥氣橫掃球場,首當其衝的台灣球迷皆迷倒在電視前。

「十一恨未逢敵手...」這時日本隊接到比賽開始的訊息,第一棒出來了解球路。



林爸放下滑石粉,向青木過了一球。

青木道:「林爸,你竟然投這麼甜的球,膽子不小!」

林爸並未理會,繼續道:「十二恨...十二恨是什麼...」

青木察覺到了林爸的異狀。

上個球季太操的後遺症爆發,過往一切在林爸腦中急閃,歷歷在目,心,卻是異常平靜。

拜東方特快車為師,季後賽K出紀錄,一切的一切,都清晰的浮現於眼前。

回到現實,林爸依然沉吟:「十二恨是什麼? K‧又是什麼?」

不解林爸的異常,青木道:「你看來是操到太累了!」

林爸道:「錯了! 現在,是我一生中最顛峰的時刻! 回答我! K‧是什麼!」

林爸握球指向青木,青木感受威脅,拎起棒子欲將林爸轟垮。

林爸道:「你只配用最普通的速球。」

青木出棒揮向速球,林爸奮力投出,盡情揮灑所學,球路所向,青木難以掌握。

同時一聲三振出局,一朗拎棒登場,一棒揮出投手正面強襲球。

林爸順勢接住,左手再握白球,道:「速球不夠,那再加曲球如何?」


這時川崎與新井也來到打擊準備區。

林爸昂然無懼,再次道:「你們回答我,K‧是什麼?」

疲勞回勞,朦朧之間重回顛峰期的林爸;問球問敵,是起點或是終點?

川崎正要上場,新井阻止,道:「以林爸之實力,岩村對付,安打率九成,

無須你我出手,更何況打擊要照棒次來。」

岩村登場,不斷打向界外,林爸左臂揮動,飄忽身影,迷離意志,

盡展一生所學,是純粹K的意念,勝利的執著。

此時但看林爸投出「零悲A曲球」,岩村揮出「魅塞攻張化」,

白球如同一道疾電落至外野,招式對決,林爸左手肌肉酸痛!

林爸一聲「好」,左手再投「勘挖A五爪頻果」,

白球飛舞,球路難斷,亂舞旋動急馳電風,聲威赫赫千里,快慢變化靈動無端,

川崎三振出局。(一局結束)


新井怒道:「好球!」細斷球路,揮棒擊出,卻身陷球陣變化之中。

林爸力敵新井,倍感疲勞,「丟系嘎哩彈滑球」即出,

解決新井。王貞治暗暗驚奇:「不過數球,林爸K意又更上一層樓,怎會這樣?」


(第二輪)

岩村、川崎與新井再次登場,林爸又出絕招「東插西插子指叉」,

無匹帥勁橫掃,登時再K三人。

此時最強打者松中再次登場,一招「彈幾壘,捏~」,

霸道的打擊夯中指叉球,林爸全力一跳,仍是徒勞無功,白球瞬間飛出球場。

松中心生英雄惜英雄之意,不願林爸就此被打爆,道:「你用球數快到了,下場吧!」

林爸自知已無退路,獨立投手丘之上,道:「你們還沒回答我,K‧是什麼?

五種球路,哪一球才是最強之決勝球? 是曲球?是滑球?哪一球才是林爸所要的K球?」



感受到林爸的危險,王貞治道:「小心,用悲克吐悲克之陣!」

松中道:「教練,悲克吐悲克是日本為打爆韓國一隊所擬,為了使他們30年內信心大失,

有必要對台灣使用嗎?」

王貞治道:「他的K功不斷提昇,再拖下去,只怕長島親臨,也非他的敵手!」

林爸道:「來!用你們的身體告訴我,K‧是什麼!」

日本隊中心打線三人祭出悲克吐悲克之陣,

豪氣之威震天撼地;林爸K意提昇,招式突破五種球路,

直至「球無」,只見五路合一,成為一道無可匹敵的刁鑽球路。

球之無,明月映照,亂捲風雲,山河變色,球影棒影之中,球‧場外,人‧疲累!


眾球皆安打,林爸身心疲累,體力不斷流失。松中見機不可失,一棒揮出,

卻見林爸一揮臂,球路在本壘板前急速變化。松中大驚失色,棒子收回不得,

林爸K意再升,來到了至高境界「K‧無人不K」,人即球,球即人,

以指運球的林爸功力運出,松中當場三振出局。


林爸昂然道:「再來!」只見他臉上閃耀無比帥勁,掙扎累倒邊緣,

林爸K意再度昇華,肅殺之氣充斥天地之間。

「看到了嗎,這也是我的球路!」

縱是身經百戰的川崎與新井,此時也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眼前此人,儼然便是球的化身,K的意志。林爸再問道:「回答我,K是什麼!」

這時井口與小笠原也來到打擊區。井口還未受到指示,小笠原先請纓上陣,

王貞治來不及阻止,卻見林爸球路所到之處,

日本隊眾人一一出局,小笠原亦被三振出局。

K意爆發,白球化作萬千利刃刺入好球帶,

井口施展「白襪神功」阻擋,卻被林爸連番球路所騙,好球數刺傷了井口的心靈。


身心疲累,縱是耐操如林爸此時亦滿身大汗,緩緩跪於投手丘,額邊汗水涔涔流出。

小笠原再說風涼話:「林爸十二恨,你還有多少球可投!」


(用球數64)

此時只見林爸輕笑數聲,微微輕笑之中,伴隨的是領悟透徹的至極K理!

日本隊趕緊提醒井口注意。

林爸雙手緩慢做出繞臂動作,

一心專注打者,道:「我知道了,什麼是K! 接我最後一球!」

林爸左臂揮舞,隨後一道速球即將奔射而來。

王貞治道:「小心,他的K意又再度提昇了!」


「十二恨‧天下無敵!」

最後的領悟,最簡單的一招,也是林爸最後一個球數。


白球化成的至極K氣,在場眾人無人敢看。王貞治觀戰同時在腦海中設想自己對決林爸,

小笠原想要對決這球被松中說沒機會了,不及仔細觀察的日本隊眾人當場驚赫,

井口勉強跟到,卻被此球路的尾勁所威壓到。

最後一球劃過好球帶,飛向捕手手套,三振出局!


至絕的一球,無可抵擋的K意,震懾在場眾人,急促的呼吸聲中,用球數‧滿了!


用盡氣力的林爸,體力流失殆盡,手中球指仍握,雙目緩緩闔上。縱然累倒沙場,

一代強投的雄姿依然昂立風中。

松中給了林爸最後的答案:「我不知道什麼是K,但我知道你是真正的三振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