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思亂想的Cell line在腦中蔓延
  • 27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載~中國勞工現狀

 

⊙滄海月

我們的原地,荒涼的地方只有不長五穀的山溝,

我們逃離饑餓,尋找幸福,交通部門要走我們的所有,

讓我們擠在一起窒息、瘋狂、死去、認清自己

不如他們眼裡的一條狗,弟兄們,我們不如一條狗。

 

我們沒有身分,警察抓住我們說「活該」,

「如果不交錢你就沒有三證,對我們來說你們等於不存在。」

可是我們存在,我們還活著,兄弟們,我們還存在。

 

我們遊來蕩去,像蝗蟲,從《三國》《水滸》吃到現在;

他們說我們是害蟲,弟兄們,他們說我們是禍害。

---摘自郭昌盛《中國農民工的生存狀態》

每年臨近中國新年,充斥中國媒體的主要是兩大類內容:一是中國政府如何關心民工,細心安排「春運」工作;二是民工的生存狀態,主要是政府如何幫助民工追討欠薪,以及民工們以各式各樣五花八門、極其無奈的方式向雇主追討欠薪。 農民工大多是農民中的青壯年男性勞動者,了解這個人數高達兩億多的社會底層之生存狀態,才能了解中國經濟繁榮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也才能了解這種繁榮能否持久。

勞動市場的過剩人群

從中國農村流落到城市打工的民工,從90年代中期的9千多萬終於發展到2億多人左右。這些既沒受過多少教育又沒有受過技能訓練的農民,一旦離開他們的家鄉,就踏上了一條充滿了人生風險的道路──中國那供給遠遠大於需求的勞動力市場早已過度飽和,無數可憐的農民工其實還未出門,就注定要成為中國勞動力市場上並不需要的人。

由於中國的勞動力市場過度傾斜,早就成為買方(雇主)市場,賣方(勞動者)自然沒有任何權利可言。用一些老闆的話來說,就是在中國「找兩條腿的人容易,找四條腿的狗難」,加上中國政府不允許工人、農民成立自己的工會與農民協會──中國的任何階層都不能夠自行成立不由政府控制的非政府組織──於是中國的社會結構就成了幾塊大石頭加上千萬粒散沙的局面,這些大石頭就是政府機構及各種有組織的機構(包括企業),而民眾這千萬粒沙子,根本就沒有能力與這些大石頭抗拒。

地獄深處的農民工

中國的農民工是世界上最不計較待遇的工作者,所有現代社會勞動者應該具有的福利,如失業保險、養老保險等,中國的農民工都沒有;就連政府規定一定要有工傷保險與醫療保險,農民工也沒有。規定要有這兩項保險,並非政府慈悲,而是如果沒有這兩項保險,一旦出了工傷,會給政府帶來很大麻煩。政府自然也規定了雇主需要與農民工簽訂合同,否則算違法用工。但農民工哪敢要求雇主簽合同?因為一旦農民工提出要簽合同,雇主立刻可以另雇他人。更有甚者,就是那些屬於高危行業的雇主,如煤礦主,還要求受雇的農民工簽訂生死契約。前兩年,《中國青年報》曾披露陝西省洛南縣的陳耳金礦,它的〈坑道施工安全合同〉這樣約定:「乙方(民工)施工期間必須保障個人安全,如發生傷亡、致殘等一切事故,由乙方自行解決,甲方概不承擔一切後果和責任。」「由乙方引起的不安全事故及火災、人為事故;在甲方施工工地發生疾病,因其他引起的非正常傷亡事故,由乙方自行負擔。」這是真正的生死文書,但對於無路可走的農民來說,也只有違心簽約,否則就得不到那份工作。

得到了工作的農民工,不少人就在雇主的虐待中度日。人們可以從中央電視台的報導中領略到農民工生活慘狀之一斑:「有一群農民工,活做得慢了,就會被工頭拳打腳踢,被搧10幾個耳光,甚至被剝光上衣,站在東北凜冽的寒風中,還要被澆上一桶涼水」,「同時這些民工也向記者證實,幾乎是所有的人都被工頭打過。拉到工地先打一頓,完了以後天天開始打,每時每刻都看著,最多時候1天幹16個小時,兩肩都打斷了,鐵鉤把這地方都打成骨折了。」

可憐的農民之所以願意忍受這種非人的折磨,並非像有些人指責的那樣「文化素質低,不懂得維護自己的權利」,而是因為找不到工作,後果更悲慘:四川樂至農民唐孝軍到號有「錦城」之稱的成都找工,因工作無著且過度饑餓,最後只好大把抓沙土吞食,昏迷在一個勞務市場外面。而留在老家的農民也未必有活路,去年陝西省旬陽縣桐木鄉湧泉村5天內有3人自殺,原因是交不起鄉政府派下的幾百元「稅費」。農民劉立文窮得連自殺的農藥也是賒來的。農民自殺事件不斷,絕不是他們承受力差,而是他們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窄,看不到任何希望。

極其危險的工作環境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血汗工廠,工作環境極不安全。中國農民工每年因工傷死亡致殘人數有多少?由於這是中國政府的「國家機密」,只能於偶然中得到某一年的資料:2004年6月,中國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副局長趙鐵錘在首屆「全國外來工職業安全與健康權益研討會」上指出,2003年中國死於工傷人員高達136,000人,其中80%是農民工。其中死傷率最高的是礦山開採、建築施工、危險化學品3個農民工集中的行業。

其實,不屬於這3大行業內的製造業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支撐這個製造業大國的重要支柱是中國的鄉鎮企業,但在中國鄉鎮工業的38個行業中,有33個行業存在不同程度的職業病危害,涉及有毒有害的職業(或工種)有6,533個。全國鄉鎮工業中有五百多萬家企業存在不同程度的職業病危害,占鄉鎮工業企業總數的80%;接觸粉塵、毒物和雜訊等有毒有害作業的職工2,515萬人,占鄉鎮工業企業職工總數的32.80%。寧波有1家工廠,1年之內有30個工人失去了手指、手或手臂。這家工廠甚至還開出了1份「價格」表:死亡或失去雙手的,賠償人民幣15,000元;大拇指人民幣3,000元;小指750元。在廈門的1家只有600名職工的刀具廠,4年中竟有142人工傷致殘。

目前,職業病已成為影響中國勞動者健康的最主要因素。全國每年報告各類急、慢性職業中毒數千人,死亡數百人;重大惡性職業中毒事件時有發生。對發生職業中毒企業的調查顯示,有28.91%的作業場所沒有衛生防護措施;有47.69%的企業工人沒有個人防護用品;工人因病被解雇在涉外企業中也司空見慣,在被診斷為職業病的509例患者中,18.6%的工人被解雇。不少工人回到鄉下家中後才發現自己患上職業病,即使想求助法律保護,卻苦於無法支付旅費、醫療檢查費而只能放棄。據內部參考資料披露,在勞工待遇最高的深圳市,從1998年至2004年,每年都要發生各類工傷事故一萬多起以上。

如果以為政府官員談到的工傷死亡人數囊括了全部,那肯定是對中國的國情不了解。有許多在工作場所受傷者,要想得到醫治,必須與雇主簽訂合同,說明自己並非工傷。比如深圳市打工青年周克廷在建築工地的腳手架上摔下受重傷,卻被迫與雇主簽訂1份「合同」,寫明自己「跳樓摔傷,屬殉情自殺,不屬工傷範圍。公司出於人道主義,及時送平湖醫院並轉移到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此類事例甚多,不能一一羅列。

  (待續,轉載自第222期《Taiwan News財經文化周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