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思亂想的Cell line在腦中蔓延
  • 27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綠頭鴨等等我

        我們這個校區名叫國王校區(The Kings Building),距離市中心的舊校區約有2公里,生物學院和理工學院大部分的科系都在這裡上課和作研究。由於校區比較新(不過也快一百年了),所以當初規劃時地也大,連帶綠地的保留也不少。


        住在學校裡四個月,時常有驚喜。


        隨著春天到來,一樹一樹花開滿園,原本枯瘦的枝幹都包覆了新葉,整個校園春意瀰漾。除了綠色植物外,妳的注意力一定會被花草枝葉間靈動的小精靈們所吸引。每天早上鳥兒就在我窗外唱歌,因我認識的鳥不多,所以也就胡亂取名字:飛得最高的是信天翁,叫聲像是一個胖子一邊打嗝一邊笑,他們常常會一隻佔據一個煙囪(此地煙囪大部分都已停用),然後開使用滑稽的聲音聊天;常在我窗下草地挖洞的是小黑,他們的老婆叫小灰,最近這鳥喜歡在水仙花叢裡玩捉迷藏搞浪漫;還有最愛唱歌的大黑,比烏鴉小一點,不過叫聲可就好聽多了;身材圓胖但是卻彬彬有禮的是紳士鳥,大小和台灣藍鵲差不多,但是全身黑只有胸腹白,像極了身穿燕尾服的胖紳士;不過有一天我卻發現一對意外的嬌客,那就是台灣常見的候鳥~~~綠頭鴨。


        那是在一個早晨的六點鐘,大部分的人還在夢中時,我已背著包包向實驗室走去,遠遠即看到樹下兩隻鳥正在駐足,當我走進時(距離約三公尺),發現這竟是一對綠頭鴨!顯然經過長途飛行的疲憊,現下正在樹下小憩。因為此時天氣仍涼且下著小雨,故雌鳥將頭埋在背後的羽毛裡,以孵蛋的姿勢據坐樹下,一動也不動的休息。公鳥則負責的站立著守著,眼睛不時左右張望,不過他對我的觀察並無戒心,也許他也累了吧!其實綠頭壓的雌鳥是全身淺棕色的,並沒沒有寶綠色的註冊商標,而公鳥由頸至頭頂都是綠油油的美麗顏色,身體與翅膀也較雌鳥偏向淺咖啡色,我無聊的輕聲呼喚:綠頭鴨、綠頭鴨!結果竟把雌鳥吵醒,他看了看我,我連忙走開,但視線仍在他們倆身上,雌鳥見我走了又把頭埋進翅膀裡睡覺,公鳥仍負責守衛,好一個伉鴨情深阿!


        過兩天的中午,在經過活動中心時(離第一次出現地點約五十公尺處),這隻公綠頭鴨竟然低低飛過,我追不上,只好目送他離開,心中卻是欣喜與他的再相遇。又過了約半週,我竟然又在同一棵大樹下發現他們倆,這次也是清晨六點左右,綠頭鴨顯的有精神多了,走來走去,在花草堆裡翻東西吃。我連忙將午餐三明治拿出來撕成小片向他們擲去,這嘴饞的公鴨竟邊吃邊向我走近,一點都不懼怕的向我腳邊走來(綠頭鴨比雁子怕生,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綠頭鴨親近人)。吃了一片又一片麵包,但雌鳥顯然有所顧忌,始終站在離我五公尺處,我丟了一片到遠一點的地方給雌鳥,雌鳥撿起來,卻又丟下不吃,有骨氣!她慢慢轉身向花叢走去,公鴨一見連忙跟上,卻又依依不捨的回頭幾步吃一塊麵包,於時我將麵包越丟越遠,讓公鳥邊走邊吃,但雌鳥仍往遠離我的方向走去,我慌了並喊:『綠頭鴨!等等我!,想向他們走過去,可雌鳥加快腳步走遠,公鳥亦步亦趨跟隨,於是我放棄追逐了。讓我們保持距離,也許是比較好的相處方式吧!


          綠頭鴨,你為什麼不等等我?我只是想問問你:你或你的朋友有到過太平洋邊緣的島嶼嗎?那裡有陽光、有濕地、有魚蟹、還有拿著長鏡頭偷拍你的人們。我只是想對你說:插上翅膀飛到異鄉的我,也是四處漂泊的候鳥阿!你的來處可是我的故鄉?綠頭鴨,你為什麼不等等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