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胡思亂想的Cell line在腦中蔓延
  • 27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與一位朋友分開

我在蘇格蘭最好的外國朋友漢娜要回芬蘭了,我們昨天見面喝杯咖啡,一樣暢談著時局與各自的未來,也一樣的對以後不確定的環境與生活透露著不安。在我兩年多的洗腦下,漢娜似乎對去台灣的選擇有些心動了,只是現在她累了四年,著實需要好好的休息。漢娜的同學(註一)好幾位選擇去台灣深造,而經濟上有壓力的漢娜想先工作,再尋求可以學習中國文化的機會。不諱言,漢娜從我的身上,學到了中國文化中最美的一面:歷史、古典小說、佛教、民間習俗、音樂、易卜、五四以降的文學發展等,這些都是同齡中國學生所不能給他的。而我從漢娜身上,瞭解了芬蘭的建國史、政治制度、教育福利勞工系統,並且瞭解了戰後歐洲的思維和歐盟的沿革,以及獨特的北歐價值。

兩年來的交往,讓地球兩端的兩個人相遇,且交會出美麗的火花。我由衷的感謝上天。離別時,我們互相擁抱,天上下著細雨。我說:『下次在哪見呢?』她說:『誰知道?』

因為她,我有了去芬蘭的理由。因為我,他有了來台灣的動力。我們將這念頭保存下來,從容地向街道的兩端各自走去。


註一:漢娜就讀愛丁堡大學東亞語文系,此系專教中文與日文,似乎是英國唯一的正統中文教學系所,而聽說這樣的系歐洲只有六所。

剛剛在留言版上看到老友的留言,算算時間一別竟已超過十年,那段只有在夢中才會插撥的回憶,現下又慢慢回流,雖模糊,雖片段,卻帶著溫度。每一個在生命列車中曾經曾經停靠的站點、曾經遇過的人事,都成了持續蝕鏽老化的膠捲,在心裡的儲藏櫃等待翻閱。只是在記憶的儲藏櫃裡,時間已非線性,無始無終,當然也就毫無系統可言。開啟櫃子的鑰匙,我不知道在哪?

也許,就在風中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